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视角 | 客户服务 | 保险资讯 | 理论研究 |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 安诺论坛
 
  +   安 诺 服 务
    安诺服务
    联系我们
    留 言 版
    企业邮局
 
 
 
 

灾后重建,从保险开始

就在半年时间内,中国大地发生了许许多多灾难和不幸:肆虐的雪灾,冻裂了中国大地;胶济铁路火车相撞,撞碎了多少旅客的梦;部分地区出现的儿童手足口病,令全国父母揪心和慌乱;而震感传及东南亚的汶川大地震,则撼及整个中国的灵魂……

每次灾难之后,人们猛然警醒:天有不测风云,我该为自己、为家人和财产买份保险!但是,灾难之后,生活归于平淡,保险依然成为身外之物,被许多人拒之门外。汶川大地震发生如同平地一声惊雷,正唤醒人们沉睡的投保意识,再次告诫世人:保险,对于生活从来不曾多余!

保险是社会发展的稳定器、助推器,四川汶川地震发生之后,保险业迅速投入到抗震救灾工作中。保监会紧急启动保险业重大突发事件应急预案I级响应程序,发布《关于加强保险业应对地震灾害工作的通知》,成立应急指挥机构,指挥整个保险业的抗震救灾工作。各保险公司为地震灾区积极捐款,启动地震无保单理赔服务,积极调拨预付赔款准备金到四川各分公司,为一线救灾人员赠送保险等。随之而来,保险业在经济社会中发挥的风险转移赔付作用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热门话题。

本次四川地震伤亡人数占投保人数的比例尚未得知,但在今年年初的雪灾中,我国保险业赔偿额只占到经济损失的1%;不久前的4.28”胶济铁路重特大交通安全事故中,人均保险赔偿仅4.5万多元。更严重的是:按照保监会发布的数据,目前已经确认的投保人数仅为伤亡人数的1/4左右(其中团体保险占了一大部分)。面对这样小的理赔数字令人感到惊讶。提高保险意识,已经成了人们不可忽视的问题。

保险作为风险分担机制,本应充分显示其保障和补偿功能,但事实却令人失望。作为一种自然灾害,我们也许无法避免地震这类第一次伤害的发生。但作为一种转嫁经济风险的手段,我们完全可以选择保险这个工具。一次又一次的灾害和意外来临,提醒我们广大的民众和企业,一定要加强投保意识,完善日常的保障安排。风雨过后,让保险帮助我们减少经济上的损失,帮助我们尽快重建家园,别让自己和家人再陷入第二次伤害中。无论是人的生命、健康还是财产,在灾害事故面前往往不堪一击,而提前的保险保障虽然不能避险,但至少经济上可以得到补偿。经过此次大地震,我们也应意识到保险的重要性,购买保险,为以后的生活打好基础。

5.12地震不仅考验了我国保险业的应急机制,同时也为我国的保险业敲响警钟!大灾过后,人们的保险意识普遍增强了,但很多人在为自己的房子和其他财产投保时却意外发现,在几乎所有财产保险的条款里,地震造成的房屋、财产损失,都属于除外责任,保险公司并不负责赔偿。地震损失成为保险的真空,很多专家建议我国建立巨灾保险制度。目前在我国还没有单独承保地震引起意外伤害的保险,一般寿险里不单独涉及地震的内容,只考虑死亡、伤残等情况的索赔。但地震所造成的人身损失,按照寿险合同一般都会得到赔付。针对地震、雪灾等自然灾害,目前只有与农业领域相关的农业险,但此类保险的投保率大都很低,农民投保积极性都不高。保险公司是商业机构,要考虑投入产出,特别要考虑概率事件。像地震这样概率很低、损害面很大的事件,很难设计保费费率。同时,一般居民也不愿意缴纳较高保费以参与投保。据不完全统计,十五以来,我国保险业共为企业、单位、家庭提供近12万件次地震保险服务,累计承担地震风险保险金额近6.5万亿元,其中2005年提供3.8万件次地震保险服务,承保金额逾2.8万亿元。

有媒体撰文估算,此次汶川大地震带来的经济损失可能会高达1900亿人民币,而截至624,国内保险业支付的保险赔款却仅有3.7亿元,这样粗算下来,保险业在此次地震赔偿的金额仅为千分之二左右。与这次地震造成的损失相比,保险赔付显得杯水车薪。而在许多国家和地区,保险业在地震灾害补偿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如1994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地震,保险业赔付了100多亿美元,成为灾后重建、经济复苏的强大动力。911事件后,美国的保险业总赔偿额超过1000亿美元,占整个事件所有损失的51%

据财政部报告,截至63012,各级政府共投入抗震救灾资金547.17亿元。中央财政投入496.11亿元,其中,应急抢险救灾资金196.11亿元,灾后恢复重建资金300亿元;地方财政投入51.06亿元。另据了解,中央财政今年将先安排700亿元建立灾后恢复重建基金,明后年仍继续作相应安排。事实上,政府又一次成了救灾保障的主力。毫无疑问,财政支出因此承受巨大的额外压力,也会导致财政预算的打乱和吃紧。对于发生在年初的南方雪灾,仅通信行业的直接经济损失已近7亿元人民币,约1420万用户受到影响。据测算,今年年初雪灾造成的相关经济损失超过了千亿,截至2月,保险业已赔款仅超16亿元,预计最终赔款额占总经济损失的2%-3%。而在发达国家,这一比例平均为36%。

显而易见,保险作为社会发展的稳定器、助推器却效用滞后,这些不是在一个成熟的经济市场能看到的。在成熟的市场经济社会,风险防护屏障应该依次是个人和企业自身、保险、社会援助,最后才是政府,政府的角色是风险的最后承担者,大量的损失应该用市场化经济手段向保险公司转嫁。用市场化手段取代行政手段,效率更高,效果也会更好。我国是个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因此建立巨灾保险基金势在必行。应当以政府为主导,各大保险公司共同建立一个巨灾风险基金。目前,中国的强制险种只有机动车责任保险,当市场成熟时,可以尝试建立巨灾强制保险更好地分担巨灾风险。另外,日本针对巨灾风险的再保险的经验、美国巨灾债券,巨灾期权等保险衍生产品,将保险产品证券化的思路也值得我们借鉴。

保险意义上的巨灾包括地震、台风、水灾、暴风、火山爆发和海啸的危险,巨灾不仅影响居民的日常生活、对地区的发展构成障碍,甚至还会影响一个国家的经济及社会发展。从这一点看,发展巨灾保险非常迫切,但同时要注意风险管控,避免‘保单就等于保障’这种误解,自然灾害随着时代和科技的改变不断发生变化。

目前,我国大灾之后的恢复重建基本上是靠国家财政和民间捐助。由于地震等巨灾损失数额巨大,依靠财政救助和社会捐助,有一定的局限性,不足以弥补巨灾损失。因此,从供需来看,我国巨灾险保险供给缺口很大。通过保险机制,财政对保费、巨灾保险基金提供补贴,可以充分发挥财政投入的放大效应,从而满足快速恢复生产生活的资金需求。同时,保险业具有机构网点和理赔人才等方面的优势,可以使投保群众在遭受巨灾之后能够较快得到补偿。因此,在全面参与抗震救灾的同时,借鉴国际经验,结合我国实际,推动建立地震保险制度,进而推动建立适合国情的巨灾保险体系,是保险业面临的重要课题。

灾难发生,悲痛在所难免。但痛定思痛,仍然希望此次地震能够成为推动巨灾保险制度建设的契机,更好的发挥保险业社会稳定器的功用。让中国更加保险,让社会更加和谐。

最后,向遇难的兄弟姐妹表示沉痛哀悼,并为灾区的所有同胞祈祷祝福。

 


本文共分为:第一页  


 
  湖南省道路运输承运人责任保险服务平台
 
 
陕西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中国保险报

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网

中国金融界网

圈中人

好123

保网

财富中国

中国道路运输信息网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